2014年,54岁老汉跳楼却砸死路人,警方查出他竟是17年前持枪悍匪

2022-12-01 12:41:21

墙绘壁画彩绘涂鸦面积计算方法 http://www.lanquanys.com/news/wenti/changj1.html

2014年12月4日,家住广州的易月英收到了来自丈夫陈杰生的一条短信。短信中,丈夫说自己今天晚上和人一起吃饭,晚上就不回去吃饭了。

易月英对此事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对于在荔湾广场做生意的丈夫来说,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。更何况他的丈夫最近才刚做起帮别人拉货的生意,正是需要联络感情的时候。

陈杰生在荔湾广场盘下了一个位于地下的小档口,每天就推着小推车,给别人送货、拉货。可能是又找到了哪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吗?易月英如此想着。

可她并不知道,这一条丈夫发给她的短信,竟是她收到的,来自这个挚爱之人最后的信息。

(广州荔湾广场)

晚上八点多,易月英得知了一个令她无比震惊的消息:自己的丈夫在医院里!他被一个从五楼跳下的男子砸中了!

易月英的大脑一片空白,他跌跌撞撞的赶到广州市中医院,握紧了丈夫惨白又冰冷的手。根据医生的检查结果来说,丈夫是被钝性暴力作用的全身多发性骨折、肺挫伤、胸腔大出血。

很多学术名词,易月英并不明白。她唯一知道的,就是丈夫的状况似乎非常不妙。陈杰生不断开合的嘴中吐出的字也证明了这点,易月英从丈夫的口中,听到的最多了三个字,就是“货”“冷”和“痛”。

陈杰生

即使生命即将到达终点,这个坚强的男人依旧在担心着自家的生意。他是家中的顶梁柱,要为家中扛起一座山,可责任心无法延缓他迈向死亡的脚步,次日上午十点三十分,陈杰生的心脏,停止了跳动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击碎了这个小小的家,也让跳楼者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之中。

那么这个造成了易月英家庭悲剧的跳楼人究竟是谁呢?他为什么会选择从五楼一跃而下,结束自己的生命呢?

这得从跳楼男子在医院苏醒后,民警对他的询问开始说起了。

(图文无关)

从高楼一跃而下,砸中了观光电梯不远处陈杰生的男子自称是张金福,广西人。在医院中昏迷了好几天之后,民警找上了他,开始例行对他进行询问。

可是张金福的态度却很奇怪,不是含含糊糊的言语,就是拒绝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到了后面,干脆把伤重当作理由,装作听不见警方的问题,拒绝合作。

这种反常的态度引起了警方的好奇和警惕——一名正常的守法公民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吗?于是,荔湾区刑警介入了调查之中,从跳楼男子身上提取了生物物证。

通过资料库的比对,警方发现该男子疑似公安部b级通缉犯之一的林锦成。但资料中的林锦成,与指纹库之中的林锦成信息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,因此没办法证明跳楼男子的身份。

(通缉犯林锦成)

没办法,警方就只能开始对跳楼男子展开了教育工作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。几天后,想通的跳楼男子主动联系了警方,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原来,他就是那名公安部通缉的b级通缉犯林锦成!张金福这个身份不过是他的掩护而已!

同时,他也是广州警方扑克牌通缉令上的罪犯,在广州警方的通缉令上,林锦成还有一个听起来十分潮流的外号:黑桃A。

那么这名公安局通缉的b级通缉犯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罪,导致被通缉呢?他又为什么在隐姓埋名十七年之后,想不开,跳楼自杀呢?

林锦成

故事,还得从1997年1月1日凌晨,林锦成和同伙李冲,一起开始的抢劫开始说起。

那是新年钟声敲响不久之后,林锦成和李冲两个人各拿着一支手枪,来到了越秀区的南海渔村,准备找一只“大肥羊”,抢了过一个肥年。

这已经不是林锦成第一次抢劫了,对于这个劣性不改、染有毒瘾,从小就混迹江湖的老油条来说,抢劫无疑是一件轻车熟路的事情。早在1978年时,他就曾因为盗窃行凶罪被判了六年的监禁,直到1983年才被放出来。

吸毒,是一个销金的无底洞。为了满足自己的毒瘾,林锦成需要更多的钱。他选择的办法,就是去抢。而九十年代,广州有钱的老板们喜欢带金表的这个习惯,无疑让林锦成十分满意。

金表好啊,好拿,好藏,也好销赃,转手一卖,谁知道这个表是黑货呢?他经常与同伙在高档的娱乐场所、夜宵档外蹲守,就抢那些带名表的有钱人。

(劳力士金表)

今天,两人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。那是一个刚叫到车的中年男子,两人直接冲上前去,露出了枪,威胁对方把所有东西都交给自己。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被抢着汉某某就这样交出了自己身上的值钱货,其中最贵的,就是一块劳力士手表。除此外,还有电话、bp机、圆珠笔和五千多元现金,价值约在十二万元左右。

这可是一笔横财!林锦成喜形于色,抢劫成功后,两人强行上了出租车,扬长而去。汉某某此时碰到了朋友黄某,搭乘他的轿车追了上去,可最终却不小心跟丢了出租车。

之后,成功逃离得两人将金表当了五万元,用来潇洒。林锦成仅分得一万五千元,大头让李冲拿去。

图文无关

可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1月15日,汉某某无意中在一个大排档看到了林锦成。

林锦成也看到了汉某某,他自觉不妙,低下了头,与李冲悄悄离开。可这还是晚了一步,汉某某早已追出,并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但林锦成与李冲并不知情,他们以为甩脱了汉某某还在庆幸,于是便换了一个地方,继续吃夜宵。跟着两人得脚步,汉某某来到了荔湾区,荔湾区得派出所民警随即准备进行围捕。同时,警方安排了人员,设卡拦截,让出租车折返,防止打草惊蛇。

可大排档吃夜宵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警方只能先选择远处盯梢,确定林锦成两人得行踪。却不想被警惕的林锦成发现。他匆匆站起身结账,随即准备逃离。

图文无关

敏感的林锦成很快就注意到了拦截设卡得警方,他立马拦了一辆反方向的出租车,用枪顶着司机得身体,催促着他赶紧开车。此时,民警也发现了警方发现了林锦成得动作,拔出枪指着两人,喝令两人出来。

林锦成与李冲怎么会听?很快,林锦成悍然开枪。

最终,这场枪战以由一名名叫梁经栋得警察受伤、一名逃犯被击毙而告终。死亡的罪犯是李冲,而林锦成早在见势不妙之后,就夺下了一辆摩托车,逃之夭夭。

(受伤警察梁经栋)

慌张的林锦成将两把枪扔到了珠江中心,然后逃到了澳门。澳门赌场林立,鱼龙混杂,高度自治,正适合他这样的人讨生活,而林锦成也凭借自己残暴的性格,当了几年看场子的生活。

可这样的生活终究持续不了多久。1999年,澳门即将回归,彼时无数黑帮、黑社会撤出澳门,林锦成心中也开始惶恐起来。

一个混乱的澳门,自然容得下他这样的老鼠藏身。可如果是一个有秩序的、统一之后的澳门呢?他真的还藏得下去吗?

深思熟虑之后,林锦成下定了决心——逃亡东南亚吧,那里更混乱,更适合自己躲藏!于是,他带着这几年攒下来的钱,坐上飞机,离开了澳门。

(回归前的澳门鱼龙混杂)

这也让逮捕他的警察扑了一空。狡猾的林锦成变换了多个身份,让警察摸不着他究竟在哪里,也正是此时,林锦成登上了公安局通缉犯的名单,成为了一名b级通缉犯。

但东南亚的生活实在是不好过。林锦成说是通缉犯,其实只是一名敢下手、下狠手的小混混。对付普通遵纪守法的市民,自然显得气焰嚣张,但真的出了国,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,就没什么用了。

更何况,人年纪大,就会越想念故乡。就这样,自觉风声已过的林锦成于跳楼前几年回到了中国,凭借着假身份潜逃回了广州市白云区。

90年代广州

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,林锦成所熟悉的人早已见不到了。他最牵挂的,就是自己的女儿。早在他抢劫案发时,自己的女儿就已经辍学打工,给别人看场为生,而这也成了林锦成的心病。

可这又怎么样呢?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黑户,难道要去找女儿吗?且不说在自己失踪了十七年后对方还认不认自己,就说自己现在的身份,又怎么能去找他呢?林锦成就这样把思念藏在了心底。

在国外讨过生活后,林锦成格外珍惜在国内的时光。他组了一家文具店,以此为生,这对于一个抢劫多次,甚至敢开枪袭警的悍匪来说多少有点不可思议。

可对于林锦成这样的人来说,回到国内,只是一个折磨的开始。他每天晚上都会从噩梦中惊醒,巨大的心理压力已经将他的心灵压垮,而多年的吸毒也将他的身体搞垮,让他疾病缠身。

图文无关

更别提,林锦成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。老年人有的毛病他一个没少,甚至还有许多难缠、难受的疾病,比如肺结核。广州的生意又不好,钱赚的也不多,每天,林锦成都在为一点小钱斤斤计较。

就这样,绝望淤积在心中。他的身份还注定了他无法向别人诉说自己心中的压抑,就这样,越憋越难受,越来越痛苦。

于是,12月4日,林锦成站上了荔湾广场的五楼,一跃而下,想要结束自己这条悲惨的生命。可上天似乎给他开了一个玩笑,他没有死,死的,是另一个无辜的男子,他,就是陈杰生。

2015年10月12日九点三十分,林锦成被押到法院,被检察机关以抢劫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抢夺枪支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。看着被告席上头发花白、佝偻着身躯,一副瘦削模样的林锦成,没有人会相信,这个人居然就是十七年前,敢持枪抢劫、开枪袭警的悍匪。

他没有过多的回话,神情十分萎靡。面对法官的提问,他也只是用微弱的声音回答几声。

易月英坐在原告席上,显得神情十分憔悴。曾经幸福美满的一家人,现在只剩下了易月英与女儿相依为命,这让易月英在看到林锦成时十分激动。

距离丈夫身死,已经过去了接近一年,可易月英依然没有从那场噩梦中走出来。每当夜深起身之时,易月英总会感觉,丈夫的离去似乎就像是一场梦境一般。

可一想到丈夫临死前的模样,想起丈夫的名字,她就从那场梦境中脱离出来,直面这残酷的现实。因此,在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之后,易月英的心中舒缓了不少。

事发高楼

她的心情无比复杂,坐在原告席上,看着头发花白的林锦成,恨不得破口大骂,宣泄自己这么长时间来的痛苦与无助。

他无比希望这个人遭受更多的惩罚,但现实却束缚着她——她需要一笔钱,一笔在失去了丈夫之后,还能维持家庭生计的钱。

她向林锦成提起了共计九十七万元的赔付,但因为林锦成无力赔偿,易月英只能另想它法。于是,她将矛头指向了物业,决定状告他们监管不力,看能否获取一些金钱上的补偿。

对于自己过失致人死亡一事,林锦成显得很是失落。他向受害人家属转头说了一句对不起,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歉意。

很快,开庭结束了。易月英带着女儿,回到了那个冰冷的,位于荔湾区的家中。

昔日的丈夫已经不在,推开大门后,迎接易月英的没有温暖的怀抱,只有一个黑白色的灵位。易月英清楚的感受到了丈夫在与不在的不同,本来晚饭时,应该是一家人和和美美,一起吃饭的开心时刻。

可如今,饭桌上只有两个愁眉不展的女人。两人互相说着安慰对方的话,希望能让对方好受一点,可双方都知道,至亲的逝去就像是一道疤,深深的留在了他们的心中。

陈杰生与易月英的女儿陈美怡本想今年结婚,可家中的气氛与经济压力让她无限期的将此事搁置了下去。家中的唯一经济支柱崩断之后,摆在两人面前最现实的事情,就是一个字:钱。

更何况,父亲的死亡还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。先是手术抢救事所花的费用,这笔钱共计四万元,大部分都是好友垫付,终归是要还上的,总不能一直拖下去。

然后就是丈夫的丧礼。为了让丈夫走的风光、体面一些,家庭也花了不少钱在葬礼上。更别提还有开庭时,请律师所付的费用,同样也是好友垫付的。

整个家就像是一艘满是漏洞的渔船,四面八方都是缺口,全靠易月英一个月两千元的退休金来弥补。

女儿陈美怡呢?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还没找到工作,全靠淘宝开的网店赚点钱维持一点生计。说是零花钱还好,指望那点钱补上缺口,未免是杯水车薪了。

他们只能希望得到一笔赔偿,改善眼下的窘境。既然林锦成没钱,那么荔湾广场的物业,就是唯一的选择了。

易月英质疑了广场的管理责任。她认为,一个人跳楼,连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,广场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。可荔湾广场的物业却只是要求让两人走法律程序,这下,易月英和陈美怡又回到了一条思路上来。

要有钱,就要打官司,要打官司,就要找律师,要找律师就要有钱……就像是一条无限循环的回路一样,看不到破解的办法。

林锦成

易月英也曾想过去申请法律援助,可因为她每个月有退休金,因此法律援助的申请并没有成功。即使,她的退休金,只有区区两千元。

所有能借的亲朋好友都已经借过了,他们不能拉下脸,别人也不愿意再借给他们了。这,就是两人面临的,痛苦的现实。

易月英始终都原谅不了林锦成。“我很他,我很他!”易月英连续说了两句同样的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如果林锦成不跳楼,那么他们一家应该还过着美满的小日子,但陈杰生的死亡却打破了这一切。

2016年5月17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林锦成一案做出了宣判,判处林锦成总和刑期二十五年,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。

(图文无关)

而对于金钱上的赔偿,法院判决林锦成支付受伤民警两万元,支付易月英与陈美怡丧葬费三万两千元。林锦成对此判决没有异议,选择不上诉。

无论如何,事情终归是有了一个结果。至少所有人心中那块悬着的大石头,都落在了地上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金山新媒体版权所有